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影资讯 > 香港电影“北上”寻求新突破内容

香港电影“北上”寻求新突破

2019-08-31 08:41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香港电影“北上”寻求新突破

 

  五位香港电影金像奖“最佳女主角”得主在星光大道上留影。
  王 申摄(新华社发)

 

  “香港真正拍过戏的导演有200多名,30%去了北京,剩下的70%还留在本地,而香港市场比较局限,内地市场更为巨大。”中国电影家协会外联部副主任张弛说。

  似乎跟这话不谋而合,国家电影局日前放了一个“大招”,宣布出台五项措施支持港澳电影业在内地进一步发展。五项措施的关键词是放宽、鼓励和共赢。据悉,有关措施将纳入CEPA(“内地与香港/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”)框架下实施。

  有人说,香港电影这些年持续“北上”,如今有了政策的保障,融入内地电影版图的当代意义更为凸显。

  “塘水滚塘鱼”的隐忧

  作为“东方好莱坞”,香港电影有着傲人的过往。在上世纪下半叶一度辉煌,电影产量曾全球排名第三,仅次于印度和美国。有数据显示,上世纪90年代初期,港产片的年产量在200部以上,到了1993年更创下了234部的纪录。

  香港电影蓬勃发展之际,恰逢改革开放大幕徐徐开启。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借助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已是华语电影中坚的香港电影,开始星火燎原地涌入到内地的广阔天地。

  作为中国内地电影的“外部”坐标,那时的香港电影很强势,从导演、演员到观众,从题材、制作到美学风格都深深影响着内地。

  但这种“港式”叙事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出现了断层。香港电影的发展开始显得后劲儿不足。面对内地市场的蓬勃发展,业界有一种此消彼长的焦虑感。有香港报刊在其1995年11月号封面上,赫然打出了“香港电影之死”几个粗体黑字。

  研究、反思的结果有很多。比如,台湾地区资金的撤出,“抢钱”意识下的商业化恶性竞争,香港电影的产业制度影响,电影人才的流失和对年轻人吸引力的下降等。但归根究底就一点,香港本地市场规模太小,“塘水滚塘鱼”限制了太多可能性。

  市场规模,恰恰是内地的优势,何况这些年内地业界水准也在不断上升中。因此,杜琪峰、许鞍华、陈可辛、徐克等大批香港导演“北上”寻求突破,背靠内地庞大的市场和资金找到新出路。

  国家电影局五项措施正当其时。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首任总监、香港电影发展局委员卓伯棠表示,放宽限制容纳不同地方的元素则有助于香港电影人从自身出发,拍出有血有肉的作品。对他们来说,在新的环境中,如何选择题材打动内地观众,也是一种挑战。

  从合拍片到“你中有我”

  除了辉煌的昨天和与内地此消彼长这种“港式”叙事,还有另一条线索,另一种叙事。从改革开放之初到随着内地电影产业化改革与转型,两地电影产业从单向传播到互相交流,继而合力发展壮大。

  最初融合的典型,莫如“合拍片”。自1992年之后,香港电影公司与内地各制片厂合作的合拍片渐成气候。跟如今五条措施大刀阔斧相比,当年更为谨慎。那时候不叫合拍片,而是协助拍片或者合作拍片。如张艺谋、姜文的某些作品,取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双丰收,合拍片成为卖座电影的主流。

  直到今天,进入良性发展阶段的合拍片依旧举足轻重。据娱乐产业研究机构艺恩数据统计,2016年至2018年10月,两地合拍片共上映73部,年均票房空间约82亿元,票房贡献率达18%。

  外在的合作与互联互通、同频共振多了,连心灵也会契合起来,形成了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新格局。从《唐人街探案》《港日》《火锅英雄》《绑架者》,直到《我不是药神》等一系列电影中,都不难发现香港电影对于内地大众文化的影响和辐射的复杂性。

 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认为,这不是说内地电影在走香港电影的老路,而是在经济腾飞的大背景下,内地电影产业体制机制出现了历史性的突破,开始为不断增长的新兴人群量身打造类型化的商业电影,批量生产具有稳定品质的、包括电影在内的各类文化工业产品。从这点看,内地和香港一脉相承,印证了双方互动的丰富性和逻辑必然性。

  从目前看,依托内地的巨大市场空间,以港式警匪片、武侠片、喜剧片、爱情片等为代表的几种成熟的商业电影类型,开始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和路径。孙佳山表示,在中国电影票房的前300名当中,由香港电影人主导的影片,已占据了20%以上的份额。这个指标的意义,也就是香港电影“北上”双向融入内地电影版图的当代意义。

  共赢思路大有可为